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二次探底”要探的是哪个“底”

《上海证券报》日前刊登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晓蕾的文章说,因为房地产的调控,因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一个多月前还此起彼伏的经济过热、升值加息的声音,忽然变作中国经济将“第二次探底”和“经济下滑”的预估,大有2008年金融海啸爆发时的那种架势。笔者认为,使用与百年不遇的经济危机同样的表述,来描述下半年的中国经济走势,有危言耸听之嫌。今年与去年的增长形势完全不一样。今年经济已开始V型反转,根据近期的数据分析,中国经济增长的基础基本稳定。相对去年中国经济“探底”至十数年来的季度经济增长最低点并面对可能继续大幅下滑风险的形势,今年房地产调控和其他宏观调控对经济的影响,包括投资增长从32%的水平回落26%左右,应是对已呈现的经济快速增长态势的主动调整,而非“二次探底”的危机形态。因此,所谓“二次探底”和“经济下滑”,不是对经济现状的合理的表述:所探之底是2009年第一季度6.1%之底,还是9%至10%的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之底?经济下滑,是像2008年那样从上半年的10.4%的增长,“滑”到第四季度的6.8%的增长,还是从第一季度的11.9%“滑”到9%至10%的潜在增长率?今年二季度之后中国经济增长率,可能都低于第一季度,但若以“二次探底”,“经济下滑”这些与危机相伴的字眼,判断正在走危机的中国经济的形势,无疑会产生误导效应。更重要的是,中国不需要过高的增长。去年四季度,经济增长率实际达到11.7%。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长11.9%。如果今年第二季度乃至全年延续一季度那样的快速增长态势,全年经济增长可能超过9.5%至10%的现阶段潜在经济增长率,就会出现经济偏热。

【主持者言】经左晓蕾女士这么一分析,我们也觉得“二次探底”的说法的确有点过于夸张。显然,即便5月份的一些经济数据同比增幅有所回落,但要说从今年一季度11.9%GDP增幅,下半年会探到去年一季度6%左右的“底”,至少目前还是难以想象的。所以,与其说经济存在“二次探底”的风险,不如说存在经济增速下降的风险。我们曾引用另一位经济学家厉以宁的观点,他说6%的增长率对欧美国家是非常高的,但对中国,则可以视为已出现了“滞”(再加上通胀就成了“滞胀”)。从现实情况来看,至少在今年之内,无论是“二次探底”还是“滞胀”都是不可能的。别的不论,去年狂飙出去的那近10万亿的新增信贷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不可能只管用半年一载,单是政府已经上马的那些大量“铁公基”项目,大部分都还在建设之中,即便现在要清理整顿地方政府的债务,也不可能让它们中途下马,后续资金还得投入。所以,下半年即使经济增长有所回落,8%以上应该还是有保证的。然而,如果把时间放得更长一点:明年呢?后年呢?如果到下半年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结束,宽松的货币政策也随之而开始“退出”,我们可以靠什么来支撑明后年乃至更长时间的经济高增长呢?左女士说,“中国不需要过高的增长”。我们倒觉得,从未来的角度看,经济的高增长恐怕不是需要不需要的问题,而是可能不可能的问题。